您正在查看: 生活 分类下的文章

海关行

今天去了趟海关。

不要误会,我不是因为买小黄漫或者小黄油等其他非法物品而物品被扣的,坦诚的说,我被扣的东西再正常不过了。

4 个灯泡,一个 CD ,仅此而已,CD 也只是 I've 的最新音乐专辑而已。

一开始收到被扣的邮件时我是震惊的,因为那些玩意加起来才只有人民币 700 ,我之前买过更贵的耳放和刮胡刀都没被税,这个就被税了。

当然,依法纳税是公民义务,税了就税了吧,需要交钱就说呗,但是郑州海关变态的地方不仅仅在这里,而是它的缴税办理方式。

  • 首先,你需要亲自去海关办理(当然也可以找其他人,如果他愿意跑)
  • 然后,海关只有在周一到周五上午 9:30-11:30 接待业务,其他时间都关门不接客
  • 其次,你若没时间,可以代理邮局办理,但是邮局告诉你需要先交 100 块费用,同时邮局代理时间将会在 2 到 3 星期不等。
  • 最后,海关位于郑州市的东南角,非常偏僻,你过去一次怎么着也得 1 个多钟头吧,就别想着上下班顺便去一次了。

他妈的…

阅读全文...

挥别 2015 ,以及那曾经的种种

在跑到第二圈的时候,李先生感觉到身体似乎已经不听使唤了。

长期的经验告诉他,他的身体累了,实在是没有体力完成今天的 7000 米慢跑了。

李先生摇了摇头,开始走出操场。

这个操场对于他来说再熟悉不过了,在小学的时候,自己就经常在这里玩,虽然那时候的操场并没有封闭,跑道也并非塑胶。

李先生清楚的记得小学三年级之前,自己每一年都会在这个操场上斩获多个第一名的奖状,那是小学时候的运动会,那时候的李先生还瘦得很,只是从三年级之后,李先生就越来越胖,以至于走上了不归路,成为了一个彻底的死胖子,运动会也从第一名堕落到了倒数第一名。

后来在李先生刚毕业的时候,其实是有想过减肥的,也曾经在那时候的暑假每天来到这个操场里转一转,譬如拿着 PSP 打着游戏快速的在操场走几圈,即使如此,李先生还是累得不行,毕竟太胖。后来体重慢慢的瘦了 3 公斤,用了一个月,李先生沾沾自喜。

当然,这在现在看来,那 3 公斤就是狗屁。

阅读全文...

ReText 5.3.0

虽然在高中的时候,我很想当程序员。然而因为大学的时候玩魔兽世界和数码产品以及论坛混太多,程序员没当成,现在成了码字的,虽然至今也并不是怎么依靠码字吃饭,但是码字也算是一个爱好。

因为 Blog 的因素个人比较喜欢 Markdown,于是 Retext 作为一个比较靠谱的 Markdown 编辑软件更新了 5.3.0 版本,所以也想拿来试试。

68747470733a2f2f612e6673646e2e636f6d2f636f6e2f6170702f70726f6a2f7265746578742f73637265656e73686f74732f7265746578742d6b6465352e706e67.png

阅读全文...

世界与阴谋

“世界充满了阴谋。”,每个人都这么说。

然而我却不愿意相信,因为我觉得,世界是美丽的,就算被阴霾笼罩,只要我们向往光明,就会遇到一些美好的事情。

譬如相亲,虽然前途渺茫,妖怪横行,但是总会有人带给你希望。

阅读全文...

Ubuntu 11 周年

今天是 Ubuntu 11 周年,于是在 Reddit 上出现了 Ubuntu 生日的祝贺贴

作为一个 Ubuntu 用户,看到这个的确有点感慨,或许是年纪大了,写东西总是不知不觉开始回忆,连尼玛写个黄油感受也会先特么扯半天废话,以后得改改这毛病。

请输入图片描述

阅读全文...

楼下的包子

当初去开封上学之前,我经常吃我们家楼下的一家卖的小笼包,灌汤的。

说实话,好吃的不得了。

好吃到什么程度呢?就是说等我去了开封,吃到了第一楼和黄家包子,我发现那两家知名度高的暴表的店铺,口味还不如我家楼下。

然而时过境迁,当年兰州拉面 5 块钱还能买到四两的大碗,不说现在,单单是同样的拉面在我两年前请竹公主吃的时候都涨价到 12 块了。而楼下的包子,也价格一路飞涨,从 5 块钱一笼,到 7 块、8 块、9块。之后在 9 块钱的价位稳定了很久一段时间。

作为一个处女座,我每次去买,都会问老板,“你老是 9 块钱 9 块钱的,啥时候涨价到 10 块啊?”

于是在前一阵,老板不负众望的提价到 10 块了,让我这个强迫症得到了解脱。然而吃习惯了楼下的味道,我的印象依然是所谓“开封包子不咋样,还不如我家楼下好吃”的那个感觉,直到今天,再次来到开封,尝了一下当初不屑的那些包子,才发现楼下的味道早就缩水缩的没边了。

DSC00242_ARW_embedded.jpg

阅读全文...

白条·信用卡·月饼·驾驶体验

美好的一天,从睁开双眼顺手清理掉手机上那些傻屌们无聊的 +1 信息开始。

DSC00124.jpg

阅读全文...

万一

父亲经常念叨一件事情,那就是说我原本应该是 9 月 9 日出生,而因为各种各样的意外,导致我成为了 9 月 10 号出生的家伙,这对父亲是一个遗憾,因为他觉得 “9 月 9” 出生的人会有更好的运气。

“当时怎么看都是 9 号出生,结果因为我随口一说‘万一 9 号不出来拖到 10 号咋办’,结果还真 10 号才生出来了。”

所以说我的诞生,就是一次“万一”中假设的结果,也正如父亲的推测一样,我没能成为那个“好运气”的幸运儿。

阅读全文...

老兵

今年阅兵的时候有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

“为什么今年抗日胜利阅兵要这么隆重?因为到下个十年的时候,老兵们都不在了。”

这句话让我有点泪目,因为我的爷爷就是抗日老兵,他只过了 60 周年,他已经不在了。

阅读全文...

中元节

昨天晚上,回家的时候,看到楼下的马路上有不少人在夜色中点燃什么东西。

原本我以为是 FFF 团上街抗议,但是后来我想,应该没有大妈和大爷在 FFF 团里吧?

“今天是鬼节啊,你不知道?”

在别人的提醒中我还是迷迷糊糊的。

“应该怎么说呢?叫做‘中元节’才对,朋友圈里到处都是转发的,你都不看么?”

我的确不看朋友圈……

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