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2016年4月

寻找失去的 Ubuntu UEFI BIOS 启动项

我用了两年的 Ubuntu 14.04 LTS 炸了,是我的台式机。

Ubuntu 16.04 LTS 即将发布,在那之前我得顶住,毕竟新版出来了我才会打算重装。

问题有点大条,主板 Bios 挂了,内容重写,硬盘是没事,但是主板的 CMOS 里的 UEFI 启动项没了……

IMG_20160408_193759.jpg

只能尝试解决了,然而实际上解决起来简单到爆炸。

阅读全文...

“卢瑟猎妹指南”

“世界虽大,但人人平等,勾妹不是高富帅的权利,就算是一无所有的卢瑟,也是可以有勾妹的权利的。”

“勾妹有两种渠道,一个是你去获得妹的好感,争取拿下男朋友的职位,最后上本垒。”

“另一个呢…就是做一个勾妹猎手了,不如简单点,叫做猎妹算了。”

阅读全文...

我只说火车来着

我奶奶说,我是个火车迷。

然而对于这一点我没有什么自觉。

于是我奶奶就开始翻老黄历,说什么小时候我总是没事就哭,所以她就把我放在小推车里推到郑州市的一个市中心河流的某个岸边,看着远方的一个跨过河流的火车桥,观察着经过的列车,只有在那种环境下,我才不会哭泣。

这么一说倒也说的通,可是这些事情到了现在,我完全不记得了。

阅读全文...

距离 MiBoy 还有多远

不知道在哪儿看的,至少有句话我觉得挺有道理的。

“很多人总是不知不觉的发现,自己身边的设备,除了苹果的,就几乎快全部换成小米的了。”

虽然我不用苹果,但是蓦然回首,发现小米的东西也不少。

小米手环,红米手机,小米移动电源,小米电池,小米活塞耳机,小米插线板,还有…………小米乳胶枕。

阅读全文...

活在夹缝中的人

苏末末不是喜欢早起的人,但是尽管如此,她还是在闹钟响起之前睁开了双眼。

不知道为什么,苏末末有一个足够引以为傲却没什么用的技能,那就是在每天的闹钟响起之前一分钟左右睁开双眼,然后静候闹钟的响起,再从容的把它按掉。

诡异的是,原本苏末末觉得自己体内一定有一个准确无比的生物钟什么的,但是这个想法在自己两次长假后休息日上班闹钟没有响的时候被证实是错误的。

苏末末意识到,自己没有什么生物钟,有的只是那个“在订好的闹钟响铃前 1 分钟左右苏醒”的那个特性罢了。

按下闹钟,苏末末看了下日期。

今天,是苏末末的生日。

在今天,苏末末,这个曾经的女孩子,却依然没有步入女人行列的家伙,已经三十岁了。

“不妙啊……”

苏末末嘴里这么念叨着快速爬了起来。

阅读全文...

ゆりゆららららゆるゆり大事件

又双叒叕有黄油改成动画了,这次是在黄油里备受赞誉的《蒼の彼方のフォーリズム》,虽然原作是黄色游戏(エロゲーム),但是我并不怎么愿意用“黄油”的头衔去扣在《蒼の彼方のフォーリズム》上,因为原作实在是非常健康向上,我个人更倾向于“现阶段文字 AVG 游戏大多都是走 R18 开发路线”这个约定俗成的原因去理解,毕竟 PC 端 AVG 环境如此,属于无可奈何的事情,与其全年龄,不如加那么几个 HCG 多吸引点销量。实际上《蒼の彼方のフォーリズム》游戏里每个角色只有那么两个短的要死的 HCG,而且和剧情断层巨大,也就是删了也毫无违和,完全是可有可无的东西。这个游戏在 2014 年的年末推出,但是却获得了全年的エロゲーム大赏,其质量可见一斑。游戏企划木緒なち据我对于他其他作品的对比了解,重点擅长剧情节奏和剧情故事展开的掌控,这使得《蒼の彼方のフォーリズム》这个游戏在过程中并未感觉太多无聊,不但说好了基本故事,同时给人了各种期待,算得上是上乘的作品了。

选区_484.png

但是,我今天不是来说游戏的,我是来说动画的。

阅读全文...

UAG Surface Pro 4 防护外壳

其实对于 Surface Pro 4 来说,本身轻薄是最大的卖点,给它加外壳很蠢。

但是对于我来说,还是有必要的理由的。

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