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エロゲーム 下的文章

抽 象 孝 子

这次说的游戏叫做《ゴッドシスターズ》。

screenshot62.jpg

阅读全文...

あざスミ -あざとくてスミに置けない彼女-

我认识的一个女老师曾经说过一句话:

“在恋爱中虽然看起来是男追女,但主动权一直在女性方面,因为女性只需要面对男性的行为做选择题。”

当然,我觉得她说的不完善,这一切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女性得长得漂亮,你长得跟湘南肉棒君一样的话,是没有男人过来给你选择的。

其实这句话也可以从另一个方面去理解,那就是在一个正常的“男追女”的恋爱中,看似是男性通过契而不舍的精神追到了自己的女神,实际上是女性一次又一次的给男性机会罢了。

设想一下,如果女性真的对你毫无好感,压根不会给你接触的机会,也完全不会听取你说的任何话语,你以为你在攻略她,实际上无非是她愿意被你攻略罢了。

screenshot34.jpg

阅读全文...

となりに彼女のいる幸せ ~Curious Queen~

是这样的,玩这个游戏纯属一个错误。因为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下载的这个游戏,我甚至不知道这游戏设定是啥,女主 CV 是谁,几乎对其一无所知,我只是在整理硬盘的时候发现居然有这个游戏。

我猜测可能是游戏的制作厂牌プレカノ让我看错了吧,因为现在叫《XXカノ》的游戏一抓一大把。

但是就是这么机缘巧合之下,我玩了这个游戏。

screenshot18.jpg

阅读全文...

Suite Life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游戏吸引了我的目光,就是当时还没倒闭的 MME 出的这个《Suite Life》。

我这个人英文很垃圾的,在高中的时候我经常把 Suite 这个词念成:Suit,后来才发现自己一直念错很久。也是因为如此,这个游戏的名字也让我感兴趣了。Suite Lite,直接翻译就是“打包的生活”,虽然有一个美剧和这个名字一样,但看起来似乎和那个美剧没什么关系。

坦诚的说 Suite Life 这个游戏在它上市不久我就玩了,然后就……坑了。

你要知道坑掉这个游戏并非我的本意,我是很有兴趣的,主要原因还是这个游戏太无聊了。

而时隔多年之后我又把这个游戏打通了,其主要原因和我当初坑掉的原因比较接近,还是因为我太无聊了。

screenshot1.jpg

阅读全文...

关于我的机器人自学穿越后教另一个我如何把她造出来这件事

最近感觉空虚寂寞有点冷,我决定找点“短小精悍的”、“快速进入主题的”、“女主胸部比较大的”,“最好是内种剧情的”、总之就是“你懂得”类型的游戏来玩,所以就看到了这个《QUALIA ~約束の軌跡~》。

游戏的设定是多么的一目了然啊,男主是科学家,开发出了一个大波妹机器人,在加上机器人那含情脉脉的眼神,虽然今年到处都是什么傻逼的“人工智能机器人谈恋爱”的 Gal,但很明显这 Feel 和那些庸脂俗粉不一样啊,这是什么游戏你还 Get 不到吗?

走起来啊!瓷!

screenshot177.jpg

阅读全文...

猫神附体,樱花绽放

我时常因为过去的一些文章而感到后悔。

后悔的主要原因不是别的,而是我年轻的时候大喷特喷,喷了很多当时我看起来很烂的游戏,首当其冲的就是 Lump of Sugar,糖块社的游戏。

我还记得那个《命运线上切西瓜》我说它剧情弱智,我还记得那个《恋想关系》,我说它系统傻逼。

然而面对着这次 Lump of Sugar 的新作《ねこツク、さくら。》……

我不禁潸然泪下,我深深的意识到,我错了。

screenshot1.jpg

阅读全文...

母书制造者

《ガールズブックメイカー》(Girls Book Maker)是日本某个大企业的新马甲会社ユメミル开发的黄色游戏,不过这个游戏比起一般的“黄色游戏”还是很特别的,那就是它有着很奇特的“设定”和“世界观”,甚至有了那么一些“文化底蕴”。

游戏的剧情设定为男主是一个爱读书的书虫,在机缘巧合之下被召唤到了一个“异世界的大图书馆”,来担任图书馆里的“图书管理员”,帮助馆长消灭那些藏在图书里的“书虫”。得益于这个设定,我们的男主角可以很方便的穿梭在不同世界观的“故事”中,和不同“故事里的女主角们”开展互动,经历各种神奇的冒险。

游戏引用的书籍几乎都是名著,包括《卖火柴的小辣妹》,《爱丽丝梦游精神病院》,《中日合拍的西游记》,《怪盗弱逼绅士鲁邦》,《竹取登月物语》,《基佬浮士德》等,这些故事不仅仅是耳熟能详,而且大多数玩黄油的玩家应该都不陌生,什么”爱丽丝“,”辉夜姬“,”浮士德“,”鲁邦“,早都在日本的 ACG 作品里被人用烂了。

screenshot39.jpg

阅读全文...

摇篮中的金丝雀

去年我一直吹的,破先生一直黑的游戏《Pieces/渡り鳥のソムニウム》在时隔一年之后,出了一个续作……

当然说是续作,但怎么看都是 Fandisk,叫做《Pieces/揺り籠のカナリア》,摇篮中的金丝雀。

其实那个游戏出 Fandisk 我是很吃惊的,因为原作的剧情已经结束了,你要出 Fandisk,几乎是不可能有什么后日谈的。毕竟所有主角都从那个“梦世界”里醒来,男主和女主再次相见也失去了过去的记忆,只是命运的重逢而已,你 Fandisk 还能说什么?难道在现实生活中重新来一发吗?

现实生活里已经有竹牛逼这么 Boring 的晒屌吞精的傻逼了,我才不要咧!

然后这游戏还放出了试玩版,我看了一下立即就喷了。

screenshot9.jpg

阅读全文...

献给从不想改变的你

对日本人有所了解的家伙应该都明白,日本人在讲故事的时候“特别矫情”。

这个“矫情”是刻在骨子里的,大概就是那种缺乏大气,格局小,经常为了一些屁大的事情感伤的水平。实际上这种特色日语里也有一个词汇能表达出来,就是“もののあわれ”,中文记作“物哀”,简单说就是看到任何东西就会莫名其妙的伤感。

对于文艺小青年来说这样或许还 OK,但倘若是永远就这么一个基调,那就有点黔驴技穷了。

对于“物哀”的体现不仅仅是一些常规的故事里,更多的还是日本人叙述故事的方式,动不动感伤幽怨、百转千回,饶了一百个圈子,依然没有回到原点。看的人心生焦急,而且这种“绕圈子”最后,带来的依然是一个没什么特色的故事结局,就很容易给人一种恼羞成怒的感觉。

是的,我又恼羞成怒了。王小姐把我的意大利炮拿来,我要开轰了。

阅读全文...

その花が咲いたら、また僕は君に出逢う

这么说吧,这个游戏也是我扔硬盘里吃灰很久的玩意了。我对这个游戏一直是矛盾的状态。

  • 我想玩这个游戏,是因为它的设定和画风还挺不错的
  • 我不想玩这个游戏,是因为我没玩我就知道展开是什么

这个游戏来自已经倒闭卖掉的厂牌 Campus,这个 Campus 其实就是 Light 的子品牌。专门是拿来做小品游戏骗钱的,大体上就是找个差不多的画师,出点单线或者双线的小品游戏,低成本制作卖点小钱,企图给 Light 主社回血。

其实 Campus 卖这些游戏想要回血的意图实在是太明显了,不信你看看,它们每个游戏都是“多平台上线”,iOS 和 Android 这些能上的全都上,一个不落下。而且还有非 18X 的免费版,只有 18X 内容才要付费。完全就是一个“游戏不赚钱,只为交朋友”的态度,觉得自己游戏质量过硬,肯定会有玩家或者想看色图的死宅掏钱买实体,然后就可以一波反向操作,大赚一笔,匡扶本社,还于旧都……

然而并没有,Light 还是死了,Campus 也被卖了。

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