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愛の詩:一个不能算游戏的“游戏”

去年有个同人游戏吸引了我的注意,就是这个《慰愛の詩》。

它吸引我的唯一一点,就是它是一个女主角为第一视角的 BL 游戏……

当然我不是基佬,我玩这个游戏是因为它不仅仅有 BL,还有 GL。

在 BL 的游戏里搞 GL,听起来真是天大的笑话,然而这个笑话还是发生了,并且成为了现实,作为游戏,来到了我的面前。

这个游戏虽然是同人作,但是罕见的有全语音,但是遗憾的是,这游戏没有立绘。

我需要先称赞一下这个游戏的配音,非常到位,尤其是女主的塑造,深沉且迷人,当然那两个男主我就没什么兴趣了,中规中矩吧。不过这个游戏没立绘真的很伤,不知道是不是找不到画师,而且游戏的背景图也只是拍摄的真实照片 PS 而来,看来的确是很缺预算啊。

那么我们就来说说这个故事吧。

screenshot80.jpg

阅读全文...

帰りましょうよ、お姫様

最近性欲爆炸,加上我已经很久没有玩过“女主角可爱”的游戏了,摆在我面前的永远都是一些画风不对口,而且剧情也异常傻逼的游戏。这时候一个念头从我脑海中涌现出来:

劳资要玩萌拔!

所以我翻遍了自己坑掉的游戏目录,找到了这个《パニカル・コンフュージョン》

其实这个游戏很早就下了,但是一直没玩,因为在日本死宅那里评价不好,大多数说这就是一个“除了角色画得好之外一无是处”的游戏,我也就没怎么优先考虑。

但现在的我和之前已经不痛了,我需要的就是这种“出了女主萌且可操之外什么都没有”的萌拔,当然还有白もち桜画的女一号。

所以我打开了这个游戏。

screenshot3.jpg

阅读全文...

クロスコンチェルト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日本黄色游戏业界应该学习一点新的姿势,譬如尝试新的游戏风格,尝试强化游戏的交互系统,扩展一下游戏的设定和世界观,并且多开发一点发行渠道,譬如 Steam,首发简体中文之类的,一方面可以提升销量,一方面也可以提高质量。

然而事情总是并非像我想象的那样进行,日本黄色游戏业界学会了前者,而抛弃了后者。

也就是说,它们开始越来越注重销量和利润,提升质量?不存在的,偶尔有那么一个看似良心的“大制作作品”,也还是一个莫名其妙的神经刀作品,任凭脚本放飞自我,最后暴死,然后整个品牌销声匿迹。

与这些“神经刀”不同的是,大部分“输不起”的老品牌都开始了稳扎稳打的……骗钱。

所以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分卷和 Steam 售卖,同时还有各种各样的简单粗暴的游戏设定,其实他们根本不 Care 游戏故事咋样,反正只要卖的出去,有钱赚就行了。

这样的赚快钱的方式自然很快就让那些“好好讲故事”的会社搞的半死不活了,不过有些会社也学会了新的套路:“众筹”。

CrossConcerto_3.jpg

阅读全文...

爱你也爱她

在去年玩《恋愛、借りちゃいました》这个游戏的时候,我就产生了一个疑问:

“为什么这个游戏没有后宫路线?”

我是说为什么男主角面对两个女主角的钞票,非要二选一,而不是把钱全部收下。“礼多人不怪”,华仔都唱了那么多年了,为什么大家还是不懂呢?

不过毕竟 Asa Project 是 HOOK 的子公司,自然也有继承了 HOOK 的优良传统:游戏上市的几个月内出一些 Mini Fandisk,能骗一点钱是一点。

除了第一张的女老师的 Fandisk 之后,带着两个女主角的第二张 Fandisk 终于出现了……

screenshot143.jpg

阅读全文...

サルテ

サルテ苏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奇怪的地方,像是一个表演话剧的舞台,只不过下面没有观众。

“你好啊,サルテ,你已经死了。”

一个带着面具的小丑出现,用轻佻的声音告诉了她这个残酷的事实。

“我死了?”

“是的,你差不多已经死了。不过遗憾的是你似乎不知道你已经死了,甚至不知道你怎么死的。所以我准备了这里。”

小丑打了一个响指,舞台的灯光亮起。

“你生前是一个演员,也是一个王国的王女,而我现在将会给你一个复活的机会。所需要的条件,就是你需要在这个没有人的舞台上,表演出你的一生,直到你的死亡,让我满意的话,我就可以让你复活。”

“可是我不记得自己怎么死的。”

“随着你表演的进行,我会给你一些暗示,或许你不知不觉间就想起来了呢?亦或者,你想要放弃这次死而复生的机会吗?”

screenshot162.jpg

サルテ不想放弃,她决定尝试,凭借着自己脑子里的有限记忆,开始了自己在这个舞台上的自述和表演,也开始了对于自己人生的追忆。

阅读全文...

一个抄艹猫的艹猫游戏

每当我和新认识的人说自己玩 Galgame 的时候,我就会听到一种声音:

“啊,是不是黄油?我玩过我玩过,操猫嘛,特别内啥,啧啧啧。”

虽然操猫的确也算是 Galgame,但每次看到有人把 Galgame 与“操猫”划等号,我就会内心感觉很不爽,原因很简单,我不喜欢操猫。

和某些同样不喜欢“操猫”的键政死宅不同,我讨厌“操猫”不是因为原画师的左右横跳,也不是因为制作方在 Steam 上捞钱,而是因为这个游戏本身就不怎么样啊!

首先,“操猫”就是一个拔作,而且是一个很一般的拔作,日常的对话和设定也没什么亮点,拿到 DLsite 上可能一抓一大把,唯一的好处是用上了 Emote,看起来比较高级,而且最火爆的原因之一是它首发了“官方非日语语言支持”。要知道全球死宅那么多,一群人苦于不会日语,看着蝌蚪文不知道在说什么,每天还得刷论坛等汉化,要多痛苦有多痛苦,突然有个 Steam 游戏,画风日系,日语配音,还有本地化支持,价格还不贵,而且是 Steam 上玩 Galgame 的唯一选择,所以直接就卖疯了……

是的,我没记错的话,操猫登陆 Steam 的时候,上面除了 Willplus 的某个只有英文化的傻逼游戏之外,是你的唯一选择。

所以“操猫”的成功只是天时地利人和,是时事造就了它的成功,并不代表它本身素质如何。

screenshot82.png

阅读全文...

王小姐的爱情故事

我叫“王小姐”,性别男。

请不要误会,我姓王,叫“小姐”,王小姐是我的名字,我的确是一个男人。

screenshot2.png

原本我应该出没在江浙一带,但因为一段与鸽子妹和女老师之间的修罗场恋情,让我备受打击。于是我决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我前往了北方,来到了一个白雪皑皑的地方,并且被告知我要在这里上学。

我没有朋友,我只有自己的“Koogle”,Koogle 是我的手机的语音助手,平时我会很傻逼的和她对话。

这个冷得要死的鬼地方,我还要在这里生活?实在是太傻逼了。

好在我在这里不是一个人,还有机会认识好几个妹子。

有在 Lawson 便利店打工的白毛富二代,有黑长直的黑丝闷骚学姐,有个子矮小的小裁缝女,还有一个想当兽医的甲亢妹。

而且神奇的是这四个妹子都不约而同的对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不得不怀疑这个学校是不是女校,或者学校里其他的男性都过于阴茎短小。

阅读全文...

レイルロアの略奪者

公元 2050 年,因为疾病瘟疫、战争、以及资源的耗尽,加上内斗强烈,人类即将面临灭绝。

为了避免悲剧的诞生,人类选出了三个代表,组建了“三贤人”,并且还筛选了上千优良人种,组建了一个巨大的生物计算机,由“三贤人”领衔,开始了对人类基因的改造计划。噢对了,虽然叫“三贤人”,也的确有三个人,但这只是一个组织名称而已。

screenshot97.png

改造后的“新人类”不但免疫了很多病毒和细菌,并且体质也大大增强,同时还有了一些“副作用”……不少新人类都拥有了“超能力”。

而改良“新人类”的“三贤者”也修改了自己的基因,获得了不老不死的生命,也有了强大的体术和力量,但他们选择了“归隐”,隐藏在地下的秘密基地,默默的观察着这些“新人类”的生活,世界就这么持续了将近 70 年。

阅读全文...

关于“非典”和新年的记忆

关于“非典”我有着清晰和模糊的各种记忆。

我记得那是一个初夏,随着电视里“凤凰卫视”的全天候播报,身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带起了口罩。

我也戴了,不过没戴多久。

我知道的不多,我只知道北京“非典”很严重,有一个叫“小汤山”的临时医院建立了起来,CCTV 拍了各种各样的“非典”宣传片,郑州附近的医院都开始有疑似病例等等等……

我也知道香港的“非典”同样很严重,因为那时候我经常会去下载一个叫做 R-LF2 的游戏,也就是《小朋友齐打交2》的非官方强化版,这个网站的官网很丧心病狂的是用 Flash 开发的,开发者在自己的个人页面留下了一张自拍,他带着口罩,标题叫做“非典时期的日子”。

“非典”有多可怕呢,其实我不知道,我只是听说得了这个病,有可能会死,但是也不一定会死,它不是绝症,但传染能力很强……

当时我是初中,还面临着中招考试,我只是记得口罩最盛行的时期是 5 月份,在中招考试之后,“非典”似乎就销声匿迹了。

我对于“非典”这种模糊的印象,就好似我对于农历新年一样。

阅读全文...

印象:飞傲 EH3 NC 头戴式蓝牙无线耳机

原本想写个 2019 年黄色游戏总结的,但我最爱的段爷在朋友圈催我发剁手文,所以那篇文就顺延了。

说实话我也爱写剁手文,写得快,简单,也不费力,还能水一篇,谁不爱呢?

特别是玄学的,更是可以瞎鸡巴吹且不负责任,没想到还有傻冒儿爱看,此时来一篇,岂不美哉?

这次来说的就是:飞傲 EH3 NC 头戴式蓝牙无线耳机。

photo_2020-01-23_18-40-30.jpg

阅读全文...

关于我

广而告之